爱丁堡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你有多久没去过武林广场了这里的变局,或在 [复制链接]

1#

这几天,杭州市中心武林广场附近的天厨酒家人气更旺了,这家年开业,深受周边居民喜爱的小饭店很快就要因房屋拆迁与大家告别。不少市民在得知这一消息后,从杭州的四面八方赶到了这里,准备吃上闭店前的最后一餐。

不仅是天厨酒家,因小北门1、2幢拆迁,一旁的新天坛酒家等小饭店也都将与大家告别。

事实上,人气颇高的小饭店因城市更新而告别,在武林广场一带并不是新鲜事,从多年前耶稣堂弄里的白鹿面馆,到天水桥的德寿宫韩国料理,再到即将告别的天厨、新天坛……

这些小饭店有的永远停留在了杭州人的记忆中,有的则在其他的地方继续迎送着每一位食客,也正是因为它们的拆迁告别,给杭州市中心的未来,带来了更多变化的可能。

在不少市民看来,武林广场是杭州绝对的城市中心和核心商圈。

这座位于杭州市中心的花园式广场,老底子又叫红太阳广场。20世纪80年代中期,浙江展览馆、杭州剧院、八少女喷泉、杭州大厦、杭州百货大楼、国大城市广场等相继出现在这里。从那之后很多年里,武林广场既是杭城繁华的原点,也是整个杭州的商业中心。

武林广场周边区域的大规模城市开发起于20世纪七八十年代,随着杭州大厦、杭州百货大楼、电信大楼以及原国际大厦等高层建筑的建成以及商场的陆续开业,这里成为了当时杭州高楼大厦和现代商业的集聚地。

然而,随着这些年城市框架的不断延展,其他区域新商场的开业,新商圈的兴起,也迫使武林商圈改变。或许正因如此,武林广场周边成为了近年来杭州老城区内较早进行大规模城市更新的区域。

其实,关于武林广场,杭州本地人,多数依然感情深厚。

一些受访市民,虽然很久没来武林广场,但一谈及,他们还是会滔滔不绝起来。

少了杭州味道

老杭州们反而觉得陌生了

家住蒋村附近的何大叔说,“一年多没有来过武林广场了”。

这次他专程为天厨酒家而来,“约朋友来吃最后一餐”。

“我们弟兄几个都是印刷厂的老同事,以前就住在大营盘,是这几家小饭店的常客,后来大家都搬走了,想再聚就比较困难,武林广场这边也来得少了。”

何大叔说,之所以来得少,一是停车不便,二是生活需求在蒋村附近基本能满足,办事则大多都在钱江新城,没有非要跑武林广场的必要,要不是这次朋友们说起天厨酒家快关门了,他也不会想到要跑过来聚聚。

何大叔的老友、住在滨江的吴大叔,说起天厨酒家的告别,觉得蛮可惜的:“武林广场一圈以前有很多像天厨这样的小饭店,耶稣堂弄、百井坊巷都有,跟‘高大上’不沾边,却充满了我们从小就熟悉的杭州味道。搬到滨江以后,我会为了这些饭店专程跑一趟武林广场,如果这些店都没了,那我真的不太会来了,少了杭州味道,反而觉得陌生了。”

作为老城中心且居民密集的区域,武林广场周边的巷弄里,曾经遍布着各种小店。

比如,耶稣堂弄曾经有白鹿面馆、全家生煎;百井坊巷里,刘家香辣馆的辣味,至今让不少市民记忆犹新。

街坊里弄更多的小店里,烧的是杭州人家中的小菜,蒸的是杭州人爱吃的薄皮小笼。

那蒸笼上方腾空而起的水蒸气,弥漫在充满杭州话的巷弄里,便是属于杭州独有的烟火气息了。

年前后,延安新村动迁,白鹿面馆等小饭店与大家惜别。

尔后,随着武林广场周边区域陆续进行城市更新,德寿宫韩料店等小饭店,也陆续因拆迁而离去。

如今,又轮到了天厨、新天坛。

曾经的武林广场

满足了小崔对“高大上”的所有想象

年6月,80后杭州本地人小崔,在武林广场附近的中山北路百井坊巷口,开了一家春阳茶事奶茶店。

“小时候就觉得,在武林广场开店,是个了不起的事。”小崔说,虽然只是一家小小的奶茶店,但也圆了他的一个梦:“武林广场在我心里一直是‘高大上’的存在,长大后,有机会在这里开一家店,我感到很激动,还有些荣幸。”

为什么对武林广场有这么深厚的感情?因为这里有他太多的“第一次”。

30多年前,第一次坐电梯上上下下,是在杭州大厦;炎热的夏天,第一次吹上空调,是在杭百大楼;第一次看到喷泉,情不自禁跟着音乐手舞足蹈,是在“八少女”雕像前。

20多年前,第一次吃麦当劳,是在原国际大厦一楼的那家;第一次喝星巴克,也是在原国际大厦;买的第一条李维斯牛仔裤,是在武林银泰,“还是‘满减’的时候买的。那些年,每到12月31日跨年夜,武林广场的各大商场就开始‘血拼大战’,好像全杭州的人都来买东西了一样,到凌晨都是人山人海。”小崔回忆。

小崔家住城北,但隔三差五必到武林广场逛街。

“武林广场让我‘上瘾’,一周要来两三次,坐公交车晃一两个小时也要来,几天不来就会觉得心痒痒,会觉得自己要跟不上时代潮流了。”小崔说,当时的武林广场满足了他对于“高大上”的所有想象。

年上半年,朋友告诉他有个在武林广场附近开店的机会,“在路口,人流量大,而且周边几乎没有奶茶店”。

他当即拍板:干了!

随着城市扩大,区域中心增多

住在城市外围的人

很少来武林广场逛街、吃饭和娱乐了

春阳茶事奶茶店开业后,刚开始那段时间,生意非常不错。

“百井坊巷从年前后陆续开出了很多烧烤店、小吃店,成为市中心小有名气的夜宵街。它紧挨着的中山北路,在年后也开出了几家装修精美的面包店,但这一带奶茶店却不多,多数还是一些满足周边市民日常需求的小店,以及一些五金店。”小崔说,奶茶店刚开出来时,吸引了很多生活、工作在周边的市民。

当尝鲜风潮过去,奶茶店的生意就有些平淡了,能经常来光顾的,还是周边的老客。

小崔本以为,来武林广场逛街、吃饭的人可能会很多,中山北路这一带,应该会有很多的过路客群。

但实际上,这部分客群,比他的预期要少太多了。

“我曾经试着策划一些活动,想吸引在武林广场逛街的市民到我们店来打卡,但效果不明显。”小崔说,和过去差别最大的是,随着城市扩大,区域中心越来越多,现在的杭州市民,尤其是居住在城市外围的中青年群体,“很多人都不会来武林广场逛街、吃饭和娱乐了,大家都会就近选择商业综合体。”

年轻人更喜欢

逛嘉里中心和钱江新城一带

张姑娘说,作为年轻人,她们更喜欢逛嘉里中心和钱江新城一带。

“嘉里中心有很多新鲜的潮牌,像倍乐、沃夫冈、%咖啡的杭州首店都开在嘉里中心,那条小街逛起来很有氛围。万象城、来福士也有我喜欢的服装品牌,而且那一带的都市感特别鲜明,地下商业街也很繁华,年轻人非常多。”

论高楼林立、节奏紧凑带来的都市感,武林广场一带比不上钱江两岸,以及未来科技城。

要说新鲜感,虽然武林商圈这些年也开出了很多品牌的杭州或是浙江首店,“首店经济”发展不错,但也很久没有新商场开业了。国际大厦的重新亮相,中央商城的开业,都已是四五年前的事。

延安新村公交站旁,几个临街的店铺空置许久,无人接盘。

喷泉不开的日子里,武林广场“八少女”雕像独自美丽,地下商场也显得空荡。

唯有地铁站的出站口和杭州大厦的天桥上,还保留着和从前一样的熙熙攘攘。

商场里找不到的新鲜感

却在附近的街巷里弄找到

商场逛得不多,但张姑娘最近却经常去逛商场附近的中山北路。

“上海的安福路、武康路等小街小路,因为有很多装修精美的咖啡店、西餐厅,吸引了年轻人纷纷去打卡,中山北路最近也有这个趋势,变得越来越洋气了。”

张姑娘说,出现这个趋势,就是因为中山北路的咖啡店、西餐厅,正如雨后春笋一般冒出来。

昨天,我们从中北桥出发,沿着中山北路往南走,一直走到众安桥。两公里左右的这段路,有近30家咖啡店、西餐厅等,平均不到70米就有一家。大多装修精美,一些精心打扮的年轻男女正在拍照,人和店,让整条街道显得海派味道十足。

奶茶店老板小崔告诉我们,从去年年初开始,大量咖啡店、西餐厅在中山北路上出现,它们的原址,曾是杂货店、五金店、日料店。

这或许是中山北路的又一次“转型升级”。

作为杭州主城区曾经的南北向干道,中山北路还承担着商贸的功能。在十多年前,街道两旁就开满了小饭店、杂货店、五金店,一个比一个朴实,与“洋气”一词毫无关联。

到年前后,一些日本料理店出现在了中山北路,“日料一条街”的名声不胫而走,几年前屏风街口那家日料店门头上的大螃蟹,很多人还跑去打过卡。

如今,日料店陆续收摊,店铺摇身变为扮靓街景、咖香四溢的咖啡店,中山北路又逐渐成了大家的热门打卡地。

“商场里找不到的新鲜感,却在中山北路上找到了。”张姑娘笑盈盈地说。

武林商圈业绩依然是“领头羊”

但对消费者的吸引力大不如前

尽管武林广场的变局,已在一旁的中山北路悄然开启,但还是有网友发帖称:“武林商圈已被钱江新城、城西等新商圈超越。”

从商场业绩来看,这个说法不成立。

综合商场财报以及各大商业平台的数据,我们发现,去年,杭州年销售额最高的商场,依然是武林商圈的“老大”杭州大厦,年销售超亿元,较上一年相比还有一定幅度增长。

第二名是湖滨银泰in77,去年年销售额约82亿元。第三名是钱江新城的万象城,销售额在80亿元左右。

第四名是武林商圈内的武林银泰,去年年销售额约为60亿元。

加上国大城市广场等商场的年销售额,去年武林商圈的年销售额接近亿元,超过杭州各大商圈,依然是“领头羊”。

戴维斯商管总监王启雷分析,武林商圈的商业项目大多开业较早,物业结构属于“百货模式”,和时下流行的“综合体模式”有些差异,但这里有丰富而齐全的品牌,杭州大厦的奢侈品、武林银泰的化妆品在全国都非常领先,这吸引了大量杭州及周边区域客源,也是武林商圈长期保持高销售额的基础。

当然,武林商圈部分商业物业老旧,让消费者少了逛街购物的新鲜感,导致部分客源流失的问题,也确实存在。

都市里的低矮韩屋、

大厦旁的传统集市

这些国外城市也在挽留烟火气

在城市快速发展、市中心迭代更新的过程中,保留自身的城市特色和那份烟火气,也是许多国外城市的努力目标。

比如,和杭州一样是跨江城市的首尔,在其楼宇林立、高度现代化的江北市中心区域,还保留着大片低矮的韩屋村,传统风格的老建筑分布在山坡街道上,老居民依然住在里面,有的在门口卖一些传统食物,有的在老建筑里开西餐厅、咖啡馆,新旧融合,别具魅力。

在首尔市中心还保留着一个大规模的传统市场——广藏市场,它保留着市井民情和生活百态,人们挤过摩肩接踵的人群,在众多摊位前挑选、询问、讨价还价,既享受这个过程,也享受人与人那种质朴的亲近。

在英国伦敦,著名的景点伦敦眼附近,有很多旧书摊;在有“伦敦屋脊”之称的碎片大厦前方,是一群接地气的英式小吃摊。人们在繁华都市里享受无拘无束的烟火气息。

在爱丁堡,还有各种地摊市场,比如有一种车库跳蚤市场,人们开车带着闲置物品,停到车库打开后备厢,就是一个摊位了。

20

北高峰数字观察

前两天,我们随机采访了20位在杭州居住3年以上的市民,他们中既有从小在杭州长大的“老杭州”,也有来到杭州工作的新杭州人。

6位市民表示,经常在武林广场附近逛街、购物、吃饭或是乘坐公交地铁;

9位市民表示,半年以上没有在武林广场附近逛街购物;

2位市民表示,已有一年以上没有去过武林广场;

2位市民表示,经常路过武林广场,但仅仅是路过,最近3个月都没有在附近停留;

1位市民表示,没去过武林广场。

橙柿互动·都市快报记者黄煜轩

制图高薇

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合集#个上一篇下一篇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